淘宝网现代汉语词典定价还有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多少钱_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现代汉语词典定价,以及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多少钱?的知识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文章详情介绍:

2009年他花1万元在地摊买了一本老字典,4年后价格涨到2600万

字典,我想大家应该都非常很熟悉,例如像什么新华字典,汉语大字典等等,更久远的还有什么《说文解字》、《玉篇》、《类篇》、《正字通》、《康熙字典》等等。

大家买过新华字典的都知道,因为这类字典的发行量比较高,所以它们的价格通常都不会太贵,大一些的字典一般也就是几十块钱,可是大家能想到吗?2009年,一位姓王的福州人在江西省的一个地摊花1万块钱买下一本老字典,结果4年后,这本老字典的价格居然涨到了2600万。

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,然而在现实中却确确实实发生了,事情的经过始末如何,到底怎么回事?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!

王永联,福建福州人,原本只是在福州当地做小买卖的一个普通生意人,2006年,王永联出于兴趣,开始一头扎进古玩圈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2007年,王永联在江西南昌开了一家古董商行,自己当起了老板,尽管已经成了一店之主,但平时只要有空王永联还是会跑到周边的地摊转悠,为的是锻炼自己的鉴别能力。

2009年,王永联在一家地摊上随手挑拣的时候,被一本破烂不堪的老书给吸引住了,这是一本宋朝年间的老字典,从书体的字迹上判断,这应该是宋朝时期的书籍,因为该版书的版口狭窄,字体古朴,刀法古拙,墨色乌黑而不荧,每半页十行,行的大小字数又不等,看上去感觉有点像北宋时期的版书特征。

王永联很惊喜,大家知道,宋版书由于印刻精工且流传稀少,被誉为是世界上最贵的书籍,论书籍的昂贵程度,宋版书若排第一,没有任何书敢排第二,宋版书由于太过于珍贵,书的价格都是按页卖的,在明代,就有“一页宋版,一两黄金”的说法。到了现代,一页宋版书,轻轻松松能卖到1万人民币以上。

例如,2003年7月13日,在北京举行的“中国书店古籍春季拍卖会”上,宋版《玄都宝藏·云芨七笺》光是一页纸就拍出了49500元的天价,一页纸能有多重,就卖出了将近5万的价格,大家想想看,这到底是什么概念。

虽说如此,但王永联也并不能完全确定书的真假,但他还是选择相信自己,决定搏一搏,他问了老板价格,老板说没有1万不买,王永联很爽快,没有讲价,直接掏了钱,拿了书就直奔江西社科院。

江西社科院的一位负责研究历史的教授,看了书后,经过研究书中的内容,感觉像是北宋官刻版,但又不敢肯定,于是又给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的李致忠主任发了书的图片。

李致忠主任供职于国家图书馆,长期从事古籍整理、版本鉴定、目录编辑等,专业知识扎实,学术成果丰硕,他看到江西社科院的教授发来的图片,立即意识到这件事非同小可,急忙跟一位朋友连夜赶到了南昌。

 

李致忠

 

谈判的时候,除了李致忠主任以及随同的友人、王永联以外,现场还有江西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,因为江西省图书馆想把这本书给买下来,他们馆里一直以来还没有一部好的宋版书。

经过李致忠主任等人的鉴定,最终认为这本书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宋版书,其书名为《礼部韵略》,书内共收纳了590多个常用的汉字,这本书就相当于宋朝考生的字典。

书本创制的时间初步估计应该在1007年,不过这本书并不是官刻版,而应该是民间坊肆翻刻的,但即便如此,要卖的话也可以挣到一笔不菲的价格。

谈判的过程进行得很焦灼,王永联开价500万,江西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却感到非常为难,经过几轮多日的谈判,最终这场交易以失败告终,江西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彻底失去了耐心,选择不买了。

2013年3月,王永联决定将这本《礼部韵略》拿到北京匡时拍卖会上进行拍卖,起拍价为800万,结果经过多轮抢拍,最终以2600万的天价拍出。

这本老字典,是2009年,王永联在江西的一个地摊那儿用1万元的价格收购而来,结果4年后,已经转手,价格就直接飙到了2600万。可以说书的主人确实挺会捡漏的。

大家对此怎么看?也可以在下方进行留言或评论,喜欢的朋友也可以在下方点一些关注哦!

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 应是免费的公共品

作者:杨于泽

国内权威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完成APP研发,日前正式发布上线。和2017年《新华字典》APP一样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该不该收费成了一个热门话题。而作为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运营方,商务印书馆给出的回答是收费,注册费98元。

对于收费,有表示理解与支持的,但持反对意见的为大多数。在手机应用商店中,有网友留言说收费“不合时宜”,也有人认为“电子版太贵,价格可调整一下”。而在一项与此有关的调查中,认为“文化知识就应该传承,不应用于谋利”的达到48.82%。

从市场经济、知识产权保护的一般原则出发,知识产品化,走收费的路径,并无不可。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是公共知识产品,其研发APP固然是有成本的,但最终目的应该还是为了更广、更好地传播《词典》,方便这一公共知识产品服务社会大众。

编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是上世纪50年代在推广普通话的时代背景下,由国务院立项,由中国社科院组织全国力量具体承担,历时20多年纂成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版权属于国家。研发APP固然是创新,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是脱胎于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也就是说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应当在普及普通话、普及和规范汉语言上承担很大的社会责任。

现在互联网文化产品日益丰富,各种数字字典、词典或收费或免费,为人们提供了多种选择。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不应淹没于各种“知识付费”,应该明确其公共属性。收费,相当于是把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变成市场上的一种“产品选择”,等于放弃词典对中国汉字注解的绝对权威性。现代规范汉语、国家普通话,不可能由市场“订制”。

词典或许有收费的空间,一种可行的商业运营模式是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可免费提供一种基本服务,再提供若干种收费的增值服务。世界知名的英语词典《韦氏词典》就既有免费的基本服务,也有收费服务。免费的词典可以作为媒体发布广告等,从而获取收益。通过运营模式的创新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完全可以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,通过多元化服务获得附加增值。但这不是让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走知识产品化的路径,《词典》的公共属性不能丢弃。(杨于泽)

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 应是免费的公共品

作者:杨于泽

国内权威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完成APP研发,日前正式发布上线。和2017年《新华字典》APP一样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该不该收费成了一个热门话题。而作为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运营方,商务印书馆给出的回答是收费,注册费98元。

对于收费,有表示理解与支持的,但持反对意见的为大多数。在手机应用商店中,有网友留言说收费“不合时宜”,也有人认为“电子版太贵,价格可调整一下”。而在一项与此有关的调查中,认为“文化知识就应该传承,不应用于谋利”的达到48.82%。

从市场经济、知识产权保护的一般原则出发,知识产品化,走收费的路径,并无不可。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是公共知识产品,其研发APP固然是有成本的,但最终目的应该还是为了更广、更好地传播《词典》,方便这一公共知识产品服务社会大众。

编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是上世纪50年代在推广普通话的时代背景下,由国务院立项,由中国社科院组织全国力量具体承担,历时20多年纂成。《现代汉语词典》的版权属于国家。研发APP固然是创新,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是脱胎于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也就是说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应当在普及普通话、普及和规范汉语言上承担很大的社会责任。

现在互联网文化产品日益丰富,各种数字字典、词典或收费或免费,为人们提供了多种选择。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不应淹没于各种“知识付费”,应该明确其公共属性。收费,相当于是把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变成市场上的一种“产品选择”,等于放弃词典对中国汉字注解的绝对权威性。现代规范汉语、国家普通话,不可能由市场“订制”。

词典或许有收费的空间,一种可行的商业运营模式是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可免费提供一种基本服务,再提供若干种收费的增值服务。世界知名的英语词典《韦氏词典》就既有免费的基本服务,也有收费服务。免费的词典可以作为媒体发布广告等,从而获取收益。通过运营模式的创新,《现代汉语词典》APP完全可以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同时,通过多元化服务获得附加增值。但这不是让《现代汉语词典》走知识产品化的路径,《词典》的公共属性不能丢弃。(杨于泽)